利加咀村小学教育概况

   屋脚乡利加咀村位于四川省凉山州,四川与云南交界的地方,该是木里县最偏远的一个村子。不通公路,不管从哪个方向,都需要至少步行一个多小时的山路才能进山。虽然利加咀村的村民在法律上属于蒙古,但是事实上是保留了比较完整的摩梭族母系社会的文化,它也因此而闻名中外。

   来这里支教已有一个月,对利加咀的村庄概况也有了走访与了解。现在的利加咀一共有400多人,34户人家,都是从以前摩梭十几户大家庭里分出来的。村里没有手机信号,白天没电,只有晚上和早上能来一会儿电。农作物是玉米和青稞,没有新鲜蔬菜,平日里吃的就是土豆、一种像萝卜的圆根、酸菜和当地的特色猪膘肉,主食主要是糌粑和大米,但是大米需要用拖拉机或者骡马从很远的永宁镇运来。据村长说,这里的人以前是没有什么经济收入的,就是在近几年,政府推行退耕还林的政策,每户人家按照人口数一年能有五千到一万元不等的补贴。这也几乎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。

 也许因为地区封闭和摩梭人的传统,利加咀的人都很好客与善良。所有到达的访问者,都会受到最热情的招待。虽然他们总会羞涩的告诉你,这里什么都没有。

 

 

家与老阿日(摩梭语。祖母)

我们的村庄。小小的一片。


 利加咀村小学隶属于屋脚乡中心校,只有一二两个年级,几间木房,小小的操场。现在只有二年级一个班,一个老师,注册学籍的是16个人。三年级的孩子要到三座山之外的屋脚乡小学上学,住在那里,每周往返一次,每学期交390元的生活费(住宿+伙食)和300斤柴。

 在利加咀村小学生活与教课一个月以来,有苦有甜,有对孩子满满的爱,也有对这里教育的观察与反思。这里所显现出来的教育问题主要如下:

一、物质的缺乏。

 这一点自然是所有偏远山区小学的共性。利加咀小学应该说是除了教室、黑板和操场,其它什么资源都没有。没有篮球架,没有阅览室,凳子坐着坐着凳子腿就会断掉,然后孩子们从地上爬起来再接上。粉笔和墨水每学期初从屋脚乡中心校领来,而批改作业的“笔”,也只是一根蘸着红墨水的削尖的木棒而已。

 顺便谈谈屋脚乡中心校的状况。孩子的宿舍非常的简陋,硬硬的板床,脏兮兮的被子,破碎的窗户。伙食很不好,早上是粥,中午和晚上都是一个汤与一份米饭,没有菜,孩子们都是吃不饱的。而周五回家之前的那顿午饭也是不管的,所以孩子们都饿着肚子走几小时山路回家。

 因为屋脚乡和利加咀每年会有一定数量的游客,所以一些文具、玩具等物资也会通过游客的捐赠得到。但毕竟是消耗品,并没有固定的保障。

 

小小的校园

空旷的阅览室

一开始没有彩笔。带着孩子在操场上用彩色粉笔上美术课。

 

孩子们对送给他们的跳棋很好奇。

少了一根腿的凳子,孩子们没法坐安稳。还有小屁股~哈哈。

批改作业的“笔”。

通往乌脚乡中心小学的路。孩子们每周往返一次。

乌脚乡中心校,孩子的宿舍,破碎的玻璃。

乌脚乡中心校,孩子们的床。

二、老师急缺。

 这该是利加咀小学最严重的问题。现在利加咀的老师达瓦卓玛,本地人,只有19岁,小学六年级毕业。本来在丽江打工,被屋脚乡陈校长打电话被要求回来代课。因为卓玛不是正式老师,一个月的工资要比正式老师少了三分之二。卓玛说,她早就不想做了,又累工资又少,但是苦于没有老师顶替,她硬着头皮教了两年,今年七月送完这批孩子,她说她是怎么都不干了。

 利加咀的老师应该是屋脚乡中心校往下分配的。但是中心校的老师也不足,所以调派正式老师的承诺拖了几年都没有实现,利加咀村小一直是在代课老师和支教老师的来回变动中艰难维持着。据了解,村里大约有五十多个孩子早就到了上学年龄,因为没有一年级的老师而失学在家。

 所以,谁来教课的问题,现在真的非常紧急。小学毕业的卓玛今年不代课之后,村小应该怎么办,还是个未知数。  

 

十九岁的达瓦卓玛老师

三、极差的教学质量。

 在我们正式代课之前,卓玛就给我们说过,孩子们水平很差的,课文的字是不认识的,她之前都是一个字一个字念给他们,再让他们抄写生字。不听话的孩子会挨打或者被要求蹲马步,她告诉我们,遇见调皮的孩子,是可以打的。

 我们正式接手之后,没有想到,孩子们的水平比想象的还差。因为孩子们的母语不是汉语,是摩梭话,孩子们的汉语听说能力并不好。已经是二年级下学期了,“我”不认识,“妈”“小”都不会写,汉语拼音更是一塌糊涂。再说数学,十以内的加减法是做不对的,甚至有的孩子到现在连数都不会数。至于课堂纪律,更是像动物园一样。因为缺少一个正规学校严肃的环境和习惯的培养过程,“纪律”的观念在孩子们的脑海中几乎等于零。上课的时候上蹿下跳,大声讲话,随意下位,不理睬老师。这一切和老师的质量都密切相关。

 对于语文教育,尤其是这些少数民族的孩子,有着自己的语言,平日不讲汉语,更是一大急需重视的难题。在和村里一个打工回来的小伙子聊天的时候,听他讲了很多不懂汉字吃的亏,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出去被人骗是家常便饭。不求这些孩子以后能成为多么伟大的人物,只希望他们在外面能看的懂路牌,买东西的时候不会算错钱。而这些最最基本的生活技能,这里的小学教育,竟然是达不到的。

 

一开始的教室,是没有任何纪律可言的。后来整顿了之后,就好多了。

一开始,罚孩子们抄课文。男孩子们都拿着课本出去写了。

后来放弃了语文课本,从最基本的汉语拼音、汉字开始教起。这是让孩子们上黑板写“日”,依然会和“白”混掉。

上到四年级就失学了的女孩儿次尔优支。她说我哭都哭过了,但是妈妈还是不让我上学。

11岁的失学女孩儿拉康。她说我家妈妈不让我上学,让我放羊。

三个男孩儿都不上学了。最多的上到六年级,就因为家里经济原因和跟不上初中课程而在家。左边的那个男孩儿汉语都不怎么会说。

 教育两个字本身,自是承载了太多的重量。而我认为最基本最重要的一点,是教会孩子应该怎样建立一个完整良善的人格,与此相比,知识反而退居二位。山区教育问题的解决,只靠县城与村庄本身的领悟与投入,肯定是远远不够的。我们需要整个社会更多的力量,除去单纯的物质供给和变动不定的支教行为,更需要长期对这里的教育质量与特殊性进行自上而下系统的研究、思索与改良。唯此,才能在更加深入的维度上,让这些天使般纯粹的灵魂绽出最为美丽的花。

 再次深深的祝福利加咀,祝福利加咀的孩子们。愿他们能获得更为顺畅与丰盈的成长。而为此,我们定会付出我们凡可付出的所有,只为希望。 

 

 

山东济南支教老师马滢

 

 

©2012 达祖公益

蜀ICP备16002528号

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泸沽湖镇木垮村达祖小学

联络电话: 18882082967 微信: dazu2004 邮箱: luguhudazuxiaoxue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