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里的索玛花(三)

4月6日  

 早早起来,我们兵分两路,开始走访机素组的中学生家庭。从机素组去云南拉柏乡的加泽读书走路要2个小时,比去木里县城方便很多,但由于升学时学籍的限制,家长还是把孩子送到木里就读。因为路途遥远,学生都是寒暑假才回家。而家长也因为同样的原因,在学期初就给孩子半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,这一项占去了家庭收入的很大一部分。

 

 在村里,我们遇到一个男孩。他确定我们的来意后,说起自己的经历。他因中考成绩优异被绵阳的一所中学录取,但在高二刚开学时,他因为严重的胃病而休学一年。这半年多,这个病花了家里很多钱,复学后又需要交高昂的学费,弟弟也在木里县读高中,如果没有其他的支持,他只有辍学了。我们仔细地看了他的病历、学校资料、获奖证书和书本作业,并做了详细的记录。因为久病,他的声音多少有些虚弱,但那恳切、充满期待的眼神,让人印象深刻。

男孩和他的父母


   在走访的过程中,接连看到没读书的女孩。都有清秀的脸,都是内向寡言。可以想见,在不久的将来她们会成为母亲的翻版。在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,她们身着红衣走在绿色村庄的画面依然清晰,但是那无言的表情让人默然

 

 中午时分,我们结束在机素的走访后,马不停蹄地往回赶。因为回程不适合骑马,我们只能走路了。途中,机素组的村民给何书记电话,因为不在家而没被走访到,就觉得吃亏了。从何书记对对方晓之以理的解释到几乎要骂脏话的怒斥,我们猜得到电话那头的胡搅蛮缠和不通情理。我们已经交流过走访的感受:这里的确有需要帮助的家庭,但言而不实的也大有人在。何书记跟我们介绍,村里人习惯了大锅饭,当有机会得到补贴或资助时,一哄而上然后平均主义,不这样的话村官就会很难做。物质的匮乏导致心态失衡,错误的工作方式又培育了畸形的需求心理,这不难理解。是的,我们翻山越岭地跑过来,当然希望可以帮上忙,但我们不是背着大包,每个人发一颗糖果的圣诞老人。我们是有要求的。

   因为我们,不只是我们。

 

 

©2012 达祖公益

蜀ICP备16002528号

四川省凉山州盐源县泸沽湖镇木垮村达祖小学

联络电话: 18882082967 微信: dazu2004 邮箱: luguhudazuxiaoxue@126.com